【經濟日報╱鄭秋霜】 2008.09.17


她是當今海峽兩岸知名的京劇旦角明星,是溫柔嫺雅的「青衣」第一人,是《慾望城國》裡的壞女人敖叔征夫人,是《金鎖記》裡可憐可鄙的曹七巧,更是紅樓夢裡大鬧寧國府的王熙鳳、英姿煥發的穆桂英……。舞台上「一人千面」,她是魏海敏。


魏海敏從小就有唱歌演戲的天分,十歲時,父親為她報名,考進有「小海光」之稱的海光劇校,專攻青衣,十幾歲就走紅。儘管成名甚早,她卻未自我受限,1986年起參與當代傳奇劇場的「慾望城國」演出,將西方戲劇與京劇結合成創新形式;1991年遠赴北京拜梅蘭芳之子梅葆玖為師,讓專業造詣精益求精;今年她甚至挑戰京劇旦角四大流派,從梅派、程派、張派到荀派,一人連演四齣不同派別戲碼,讓表演生涯再創紀錄。


精湛的舞台表現,不只讓她的演出幾乎都創造好票房,更讓她獲獎無數,曾當選中華民國十大傑出青年、世界十大傑出青年、國家文藝獎、全球中華文化藝術薪傳獎,以及京劇演員最高榮譽「梅花獎」等。


一人千面……文武功夫樣樣精

有人用「一個學戲的人,是半個少林」,形容國劇演員身段、功夫樣樣都得精通;魏海敏就有這樣的本事,不只文武戲難不倒她,更有「一人千面」的功力。這不只來自「祖師爺賞飯吃」的天賦,更來自後天不畏挫折、不斷創新學習的努力,以及令人動容的敬業精神。


儘管已是國劇名角,魏海敏每次上台前,一定提早三、四個小時到後台準備,在自己的房間裡,安靜地化妝,複習待會要上演的劇情身段,有時還會打坐片刻,讓情緒安定下來。


這個「收心」的過程,是她從兩次「瀕臨失敗」的切身之痛,得到的寶貴教訓。


魏海敏記得,早年有一次上台前,朋友帶著小孩來探班,大夥兒笑鬧成一團;誰知一出場,她就發現自己開始恍神,腦筋一片空白,不只有些唱腔不夠水準,甚至還差點忘詞,讓她嚇得在心裡驚呼「好險!」


另一次是念藝專(現在的國立台灣藝術大學)時,當時她已婚,還在電視台主持節目,既要忙課業,又要照顧小孩、排戲、錄影等,以致精神無法集中。臨場演出時,她發現自己對戲的內容不熟悉,心裡直想「我一定會忘詞、我一定會忘詞」。就這樣自己嚇自己,緊張到心臟好像快跳出喉嚨。


或許一般人認為上台忘詞,沒什麼大不了的,但自我要求嚴格的魏海敏,卻覺得這種經驗很不舒服、很痛苦,從此深刻警惕,「我與自己約法三章,再也不能這樣!」


在魏海敏的演員生涯中,這兩個經驗是很重要的提醒,讓她體認到:演戲千萬不能大意,事前一定要準備充足,這正是「敬業」的態度。投身京劇30年,每次上台前,她一定提早到表演場地,先讓自己把心安定下來,以最敬業的態度,迎接每一次表演。


國劇演員舞台上風光,舞台下有許多不為外人所知的辛苦。魏海敏十歲開始學京劇,「每天早上五點半起床,對愛睏的小孩子來說,每天都是個掙扎。」


熟能生巧……苦練身段不出錯

魏海敏記得她在劇校第一次挑大樑,演的是穆桂英的刀馬旦角色。演出刀馬旦必須「紮靠」,也就是穿上武戲的帆布盔甲,身體才不會痛。通常紮靠會在戲服裡穿厚棉襖,因為海光劇校由海軍成立,她穿的是軍人大衣。就這樣在大熱天裡,揮汗演出動作量既多又大的刀馬旦。她只好自我勉勵,這是在練耐熱功,以後唱戲才不會覺得辛苦。


念戲劇學校,工作量、學習量都很大,但魏海敏覺得精神上很開心,因為時時都會接觸到新鮮事物,今天可能學個新的身段、動作,明天可能會是一齣新戲;但身體上老是抗拒,因為真正的功夫訓練,想要熟能生巧必須每天練功,不斷重複倒立、下腰、劈腿等動作。


一般學生念書,考試是紙上談兵,但劇校的考試,是直接上舞台演出。「這樣的考試更嚴格,看得出學生是否把老師教的,都融會貫通了。」魏海敏說。


當年,海光劇校與劇團合而為一,劇團演出時,劇校學生就幫忙跑龍套、當宮女。雖然只是個小角色,但從出場前怎麼穿衣鞋,到上台後何時動作、走圓場,都有嚴格要求。


一旦有人出錯,下了台老師就會「打通堂」,也就是連坐處罰,一人錯,全體受罰。魏海敏自認是個「聽話的學生」,因此經常像個小助教,協助同學不要犯錯。


雖然現在回想起來很辛苦,但年幼時的魏海敏幼並不以此為苦,她只希望不出錯,透過一次次排練,讓演出更紮實。


魏海敏記憶力好,背詞背得快,戲也學得快,常常臨危上陣。她記得,有一次劇團到金門演出新戲,她演的角色從頭到尾都是唸白。她解釋,如果只是唱,因為有音樂、過門、再背詞,通常容易些;但純粹唸白就只能靠背詞。她就這樣一邊背詞、一邊學身段,一周左右就學會新戲。


正值青春期的劇校學生都住校,沒有親人在身旁呵護照顧,第一次月事來時,魏海敏雖然覺得不舒服, 也只能順其自然。


和一般孩子極為不同的成長經歷,讓她對失敗有獨到的看法。她說:「失敗的定義,對我來講不存在。因為身為演員隨時都在接受挫折。一個動作一次、兩次做不好,算不算失敗?事實上,每個過程都珍貴。」


愈挫愈勇……所有過程都珍貴

她也認為,失敗容易帶來負面情緒,她寧願把失敗當挫折看待,因為這比較接近真實的感覺,而且沒有蓋棺論定前,誰都不能輕言失敗。


「演員與其他行業不同,格外需要專注。」魏海敏表示,不像運動員必須與對手競爭,演員競爭的對手是自己,必須戰勝自己的惰性與不完美,才能達到很棒的境界。「這已不只是事業,而是志業。所以,我每一天的生命,都在為上台做準備」。


儘管有了最敬業的心態,魏海敏坦言,上台前每個人都會緊張,尤其現在國劇演出機會減少 ,每隔一陣子再上台,演員都會壓力很大。


她發現,只要一緊張,演出就會僵硬、不自然。為克服這種情形,魏海敏找出一個有趣的調適方式,正式演出時,她會自我催眠:「我在排戲、我在排戲」,如此就能想辦法再突破,不斷挑戰更大的創新及進步空間。


她也發現,前一場的精彩演出,不保證這一場一樣精采,如果演出贏得滿堂采,她在高興之餘,都是低調處理,讓自己降溫,不要太驕傲。


魏海敏甚至透露,演出時有一個很靈的魔咒,那就是「第一場好,第二天一定出槌」;因為演出成功,就會讓人鬆懈,戲劇是所有演員一起呈現的成果,有些人不見得對於「成功會帶來鬆懈」有足夠自覺,就容易在下一場演出不完美。


在她看來,每一場演出都只是圓滿達成階段性任務,不是最終成功,有時有人狀況不好,反而演出成功,「表演迷人之處就在這,因為完全無法預估哪一次會演得好或不好」。


魏海敏認為,自己可以不斷挑戰新角色、不畏失敗,是不服輸的個性使然。一路演來,雖獲獎無數,但魏海敏說:「成功的定義莫衷一是,是事業做得很大、賺很多錢、還是做很多善事?我對自己很嚴格,有很多批判與要求,從來不認為自己已經成功。」


她也認為,演員有較多曝光機會,可以展現好的一面,容易獲得外界的讚美;對她而言,這些可能是個人的小成就,但不算真正的大成功;而且這只是過程,人必須向前看,「一個人有成就後,能否繼續堅毅走下去,比較重要。」
【2008/09/17 經濟日報】

魏海敏官方部落格:http://blog.yam.com/weihaimin
魏海敏傳記:
《女伶:魏海敏的影像自述》,積木文化出版
http://www.books.com.tw/exep/prod/booksfile.php?item=0010344061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積木文化 的頭像
積木文化

積木文化‧堆砌你我美好生活 cubepress.com.tw

積木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