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岸山脈的瑞士人

又是一本讓我一開始讀,就中斷不了的書!

關於這本書,是專業攝影師也是作者的范毅舜說了一些話:

「好的故事不是掰來的,而是長時間與那個你在乎的人相處而來的。」

「人生豈不也是這樣?我們總以為別人比我們幸運,比我們有趣,甚至連選擇的人生目標都要比我們有意義?」

他又説:「這是本經由認識他人進而了解自己的著作。」

我完全同意范毅舜這樣形容這本書。

《海岸山脈的瑞士人》記錄了一篇篇真實而絕對不是掰來的故事,也用影像刻畫了這批於一九五年代,陸續遠從瑞士來到台灣東部的傳教士。別要強調的是,這群白冷教會修士,真的很在乎台灣人,而且用盡了他們的愛與生命去在乎台灣人!

當年,瑞士的富裕與台灣東部接近原始的落後,猶如天壤之別。這些傳教士卻義無反顧地,一口氣來了近五十名,掏心掏肺地,人們欠缺什麼,他們就努力奉獻什麼,全然的付出與全然的融入。六十年來,凋零逝去雖是上帝與自然界必然安排,但碩果僅存的,依舊是奉獻不懈,宗教的力量雖然偉大,但這樣的情操豈是單單宗教可以解釋的,人心中的那股善念應該是更重要的動力吧?

讀這本書,看到一封修士寫給遠在瑞士,寫給他那思念親兒的母親的家書,字裡行間情、義分明,親情的割捨雖然極為不易,卻又割得如此理直,難捨的依依全都化為大愛,讓人看得動容又敬佩!這信,也讓我想到中東的自殺炸彈客,在赴任之前錄影明志的畫面,像是一種化為大恨的宗教力量,把一個人推向殉身之路,也把一群群無辜的人,炸入莫名的陪葬命運。

這對比,多麼的強烈與不堪!

我雖然不是教徒,但我相信自然界冥冥中有一個主宰,這主宰總是讓善惡強弱相互消長,好讓這個世界維持某一種生態平衡,不幸的是,這相互消長的方式總是殘酷的生死之鬥,簡單地說就是戰爭與援助,有人搞亂就有人善後,像一場惡性的無窮迴圈,猶如宿命般地永遠也繞不出來!

還好,老天讓這些亂世與太平有了一些地域的分佈,輪著來也輪著休息,二次戰後參戰的國家大都輪到休生養息的機會,這批傳教士也適時地抵達台灣,讓最落後又最缺乏照顧的台灣東岸人民,獲得了最需要的援助,也獲得了比西岸人民更多的愛與宗教關懷。

他們帶來了比自殺炸彈客更震撼人心的愛,許多人更因為深愛東台灣的子民而長眠於此,甚至因為付出的愛心,讓這些台灣人民感念太深而將修士入祀當地人的祖墳,要後代子孫永遠侍奉,常銘在心!這本書將這些故事,點點滴滴描述紀錄,毫無歌功頌德的做作詞藻,寫實的文字所帶來的恭敬力量,也讓人更容易感同身受,加上作者精湛的人文攝影風格,動容之餘,還讓了一分緬懷和感恩的悸動。

善心是可以感染的,上帝派了一群善人,在台灣東部散播善心的種子,他們學講國語、閩南語、原住民語,全心融入台灣族群(與那些以不說國語只說閩南語做為愛台標準人相較,他們更像是正港愛台灣的台灣人!)。只可惜,恨意也是可以輕易被擴張的,西岸的政客啊!當你們在擴張族群恨意謀取政治利益的同時,可曾注意到,東岸有一群外國人,正用他們無私的生命與愛心,與你們的行為拔河?

令人難過的是,這是一場永遠的拔河……雖然我誠摯地期望,善心的一方能獲勝。

一本讓我讀到百感交集的書,與大家分享。


本文轉載引用自
老爹的啃讀記事 :://blog.roodo.com/jamesblog">http://blog.roodo.com/jamesblog
http://blog.roodo.com/jamesblog/archives/8355297.html#comment-18609589

    全站熱搜

    積木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